您的位置: 深圳资讯网 > 星座

血极八荒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家团聚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9:36

血极八荒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家团聚

“奉宗主之命,请大公子回山,”青衣老者对着孙宣文恭敬地说道,

“轰”孙青衣的话宛如一道惊雷在侯霸天的脑海中炸响,冷汗不断的额头滑落,侯霸天神情呆滞,嘴中一直重复着一句话,“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孙宣文慈爱的抚了抚孙天的额头,绕过被定格在半空中的侯霸天目光扫向四周,对着虚空抱了抱拳,礼貌的说道:“各位前辈,孙宣文有礼了,还请现身一叙,”

“文公子客气了,你的这一声前辈可是折煞老夫了,”

“是啊,文公子太客气了,”

虚空中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孙宣文看清了他们的面容时,恍然大悟道:“原來是天妖的九长老和大力牛魔族的牛义长老,”

两人皆是上位血王,在大陆上也算是威名赫赫,为了许妍和薛雨晨的安全,天妖和大力牛魔族毫不犹豫将二人派了出來,可见许妍和薛雨晨在族内的地位之高,

牛义长老在现身之后,目光冰冷的看了一眼天蝎子,直接挥出一巴掌,将其拍入地底,生死不知,

站在孙宣文身后的孙青衣,对着九长老和牛义长老微微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突然,孙青衣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感觉到虚空中还有人沒有现身,

这让孙青衣有些恼火,不客气地说道:“这位道友,我家公子请你出來一叙,为何遮遮掩掩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旋即,孙青衣下位血君的气势猛然爆发,席卷四周,想要把隐藏的人给逼出來,

“哎”一声叹息猛然在虚空中响起,一位披头散发的灰衣老者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老朽不想现身只因害怕麻烦,不料却被青衣长老所误会,老朽在场道歉,”

灰衣老者向着孙青衣抱了抱拳,其目光转向孙宣文,有些惋惜地说道:“文公子,一别数年,在见却已物是人非了,

孙宣文望着灰衣老者瞳孔不由得一缩,“华尘护法,”

孙宣文震惊不是因为眼前这位华尘护法中位血君的实力,而是他的身份,,长生殿护法,他的出现就证明这里有长生殿极为重视的后辈,孙宣文的目光霍的转向白烈,

“那是我长生殿黑白长老的继承人之一,”华尘护法对着孙宣文解释道,

这下孙宣文彻底震惊了,长生殿不比华山,虽然两者都排在大陆九大势力之中,但是只有九大势力的人才知道,三殿与三岳、三之中的差距有多大,

华山之所以可以位列三岳之中,就是因为华山拥有着血皇期的绝世强者,

但是,包括长生殿在内的三殿,至少拥有一位血帝期的逆天强者坐镇,而挑选长生殿殿主的继承者和黑白长老的继承者的首要条件就是必须拥有成为血帝期的潜力,

也就是说,长生殿认定白烈将來可以晋升血帝期,问鼎八荒,

孙宣文在震惊之后,突然发出了爽朗的笑容,“哈哈,我儿江绝竟然可以认识你们这帮朋友,实乃他的福气啊,”

无论是薛雨晨、许妍还是白烈都是人中龙凤,在宗族之中拥有极高的地位,江绝能成为他们的兄弟,这对于江绝日后的发展有极大的作用,

“对了,不知江绝为何还沒有來,”孙宣文突然向着白烈三人询问道,

“额……这个……”白烈三人的表情突然变得难堪起來,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着白烈三人支支吾吾的样子,孙宣文的心中突然划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他猛地转身望向身后的孙天,情绪有些激动的询问道:“你哥哥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

“哥哥他……哥哥他……”

“说,”孙宣文朝着孙天怒吼道,

“哥哥他在天圣界中被风暴潮卷走了,生死不知,”

“轰”犹如万雷轰顶,孙宣文呆立在了原地,“不可能,不可能,”

看着有些癫狂的孙宣文,白烈三人都沉默了,无尽的自责向大山一样压在心头,喘不过气來,

就在众人都沉默的时候,侯霸天突然放肆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孙宣文即使你儿子在优秀也不可能在天圣界的风暴潮中存活下來,你就任命吧,”

此时的侯霸天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丝毫沒有顾及的调侃孙宣文,孙宣文越生气,他就越高兴,

“唰”两道阴冷的目光射向侯霸天,孙宣文森然道:“如果我儿死了,我让你九族全灭,给他陪葬,”

孙宣文的一句话让侯霸天瞬间变了脸色,“孙宣文,祸不及家人,你不能这样,你敢这样做会被天下人所不耻的,”

孙宣文现在早已被愤怒遮住了双眼,哪管得了这么多,此时就是让孙宣文去屠城,他都干的出來,

就在孙宣文压制不住心中暴躁的情绪之时,孙府之中猛然响起了一阵风雷之声,一个清秀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漆黑双翅,黑发如瀑,一个不太伟岸的背影,不知为何,这道身影给白烈等人无比熟悉的感觉,“你是,”

“两年半不见,不知道诸位有沒有想我,”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白烈和薛雨晨瞬间瞪大了双眼,而许妍则惊叫一声,直接朝着那道身影扑了上去,

“江绝你果然沒有死,我就说你怎么可能死呢,你不知道这两年我有多么想你……”

扑在江绝怀中的许妍说着说着,竟然抱着江绝开始哭起來,

來人正是从天圣界出來后,风尘仆仆赶來的江绝,他抱着一手抱着许妍,一手轻抚着许妍的头发,柔声道:“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沒死么,两年多沒见,沒想到许妍变得这么外向了,我都有些不适应了,”

面对江绝的调侃,许妍惊叫一声,连忙逃离江绝的怀抱,白皙的小脸瞬间变得红彤彤的,就像红苹果一样,一直蔓延到脖子根部,

天妖的九长老看到许妍对江绝那么亲密,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目光颇有些严厉的望向江绝,眼神中蕴含着警告的意味,

感受到九长老警告的眼神,江绝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当江绝的目光绕过九长老扫到孙宣文和司马月儿时,江绝瞬间收起了嬉皮笑脸,

克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江绝径直走到了孙宣文和司马月儿身前,“噗通”江绝直接跪了了下去,朝着二人磕了三个响头,“义子江绝恭迎义父、义母,”

“好好好,”孙宣文直接将江绝拉起,“只要你沒事,为父就满足了,”

站在孙宣文身后的孙青衣有些异样的打量着江绝,想要将其看穿,作为华山长老,他可是知道号称文公子的孙宣文眼光有多高,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孙青衣突然惊叫一声,“你的修为怎会如此之高,”

经过孙青衣的提醒,众人才发现江绝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下位血侯,

就在众人都惊讶与江绝下位血侯的修为时,孙宣文突然想到了什么,情绪变得十分激动,无比希奕地望着江绝,

感受到孙宣文的目光,江绝朝着他微微点了点头,证实了他的猜测,

“好好好,”一连三个好字,表达出了孙宣文此时的兴奋之情,可以说,这是孙宣文离开华山之后最开心的时刻了,

对于孙宣文和江绝之间的哑语,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司马月儿都沒有看懂,只有他们俩自己心里明白,孙宣文是在问江绝是不是得到了天圣界的传承,而江绝则回答是,所以,孙宣文才会如此高兴,

“伯父,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找个地方,好好庆祝一下,”薛雨晨说道,

“嗯,我也觉得应该这样,”孙宣文点点头,向着孙青衣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清扫战场,

就在孙青衣准备结束掉侯霸天的性命时,江绝突然开口道:“义父,我想亲手解决掉他,”

“好”孙宣文答应到,

“还请义父解开他身上的禁锢,我想凭借自己的实力,手刃仇敌,”

看着江绝坚定的眼神,孙宣文朗声大笑道:“好,不愧是我孙家的男人,既然你这么有信心,为父就看看你这三年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虽然孙青衣解开了侯霸天身上的禁锢,但是他却沒有丝毫战斗的意思,面对斗志全无的侯霸天,江绝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它战意澎湃,“只要你战胜我,就可以活下去,”

“此话当真,”侯霸天不相信的询问道,

江绝望向孙宣文,孙宣文随即说道:“只要你战胜我儿,那么我便不杀你,只废掉你的修为,不要和我讨价还价,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

“好,”面对这唯一活命的机会,侯霸天怒吼一声,直接使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击,“刺风枪,”

由无数风元素凝聚而成的一把风枪,携带着刺破万物的气势,划破长空,刺向江绝,

面对这霸道的一击,江绝并沒有闪避,而是用更加凶猛的攻击去回应,

“雷动八荒之天地雷罡,”

“九血风爪,”

刹那间,江绝周围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一声布满雷电的暗红巨爪从江绝的手中挥出,拍向侯霸天,

这一击可以说是江绝自创的,在天圣界无数的战斗中,江绝将这两种秘法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血极八荒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一家团聚

,产生了这霸道的一击,这可以说是江绝最强的一击了,

当布满雷电的暗红风爪撞上霸道的风枪时,沒有丝毫停顿,直接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泯灭,然后拍向躲在风枪后的侯霸天,

“嘭”无数的烟尘被炸起,当漫天的烟尘落下时,众人发现侯霸天早已尸骨无存,泯灭与天地间,

(ps:本书的读者群:,欢迎各位书友前來打屁、聊天,指出惊蛰的不足,)

天津红桥中都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怎么样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